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   >   正文

優容雅量的蓄能之所立命之地

—— 憶在貴州大學中文系七八級的四年

發布時間: 2018-11-29   來源: 黔西南日報   我有話說(0人參與)A-A+

1978—1982年這四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歲月。

從1978年考入貴州大學,至今已四十年。如果盤算這四十年自己有所悟、有所為,要歸于貴州大學優容地在那個特殊的年頭讓一個高考分數不到250分的我進入它的校園,歸于貴州大學以名仕的雅量讓一個在那個特殊的年代不可能好好讀書的青年坐在它的教室讀詩作文,歸于112位同學的這個集體的影響和熏陶,讓我知曉了刀斧之勇膽源自盡心做人、義正不諛,威武之豪云緣起似水柔情、尊師重誼。

大學四年是一段很值得回憶的經歷,也是不易表述的經歷。從歷史的角度和視野看,四年很短,于我則很長。長得一生都在為四十年前成為貴州大學的一名學生而不敢對人生有絲毫的懈怠,長得已屆花甲的年紀、四十年來見證國家的變化的同時還在參與這個變化。作為個體的四年,歷史已淡忘,但個人沒有淡忘。無論遠觀近望,雖然社會對四十年來的中國仍然有不同的評說,仍然有許多可以變得更加美好的目標還在實現過程中,但我仍滿懷信心,心存明天。

驀然回首,四十年前入學的景況恍如昨日。貴州大學給了我兩個驛站:外語系七八級、中文系七八級。作為人生驛站,我的生命已依附到美麗的花溪河畔那些卓爾不群矗立的磚樓里了;作為一名學子,我的靈魂已鋪埋在貴州大學無數條小徑的野草根底的泥土里了。在1978年那個陰霾未盡、陽光初顯的深秋,貴州大學將初諳世事的懵懂青年以復興的文化所化之,倍感幸運和幸福。

1978年真是一個值得回憶的年頭。

那年,看到身邊的幾位熟人在春季作為“七七級”的大學生驕傲地奔赴大學,還在挖土方的我難以平靜,自忖:“花可落我家?”于是,拼命地瘋狂地讀所有找得到的教科書,甚至不惜冒著名譽掃地的風險翻墻到縣文化館“拿書”。身邊認為我會有“出息”的人給了我傾力的幫助。在書店工作的街坊徐儒勤大哥,將香港的中學數理化課本以“參考資料”偷偷地購進送給我;高中的班主任王俊老師要求我每三天寫一篇作文;復旦大學化學系1962年畢業的王老師將自己謄錄的1952年至1965年全國高考的化學考卷給我,要求我每周做一份并按出題方式模擬出題及作答;1975年3月獲特赦返鄉的畢業于燕京大學法學院的表姑公楊老先生每個周日給我講一次政治課和寫作課;父親的同事張友成叔叔則告誡我“先學會開解放牌,再有運動都會有飯吃?!?

1978年的春夏季很特別。

那年,小縣城連綿陰雨,一直不歇。小雨和冷寒隨時伴隨著夏日的陽光??荚嚨?月20日至23日四天里,我都是穿著翻幫牛皮鞋、撐著油紙傘到考場。后來我想,這也應該算是一場洗禮。事實上,當年的我對上大學只限于“一種想法”,更多的是被潮流裹挾。最近的理想是成為縣城最大的包工頭,承攬縣里機關房屋的修繕和建筑工地的砂石裝卸,因為從1973年通過假期做小工就開始從中得到可以在同齡人中自豪的足夠的生活費用。與我一起常年找活干的十余位小伙伴也希望與他們“一起找錢”。對于讀書,因為從小與外公及兩個外婆一起生活,耳聞目染中知道外公原本也是讀書人,知道讀書很重要。外公家有中藥鋪,會中醫,有好多書,小時就接觸過《增廣賢文》《幼學瓊林》《雷公炮灸論》《甲子書》及《堪輿金匱》等老書。我認為加上《中國民間故事集》《風雨桐江》《上海的早晨》《唐詩三百首》等就夠我讀一輩子了。因為恢復高考的突然,根本來不及思考高考作為人生大決戰會給自己帶來什么影響,而“考大學、上大學”的時代強音形成的社會形勢已如決堤洪流,一瀉千里,自己只有順流而泳。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是當時社會的共識。郭沫若的《科學的春天》、陳景潤攻克哥德巴赫猜想的事例融入了我的意識。父親以1948年貴州省立中學畢業的眼界主張我報考理科:“勞力者比勞心者自在?!毕M覉罂及不沾髮W的桑蠶專業,他認為穿衣吃飯是民生之本,并以“人死了包頭的帕子都是蠶絲的”進行佐證。于是我報考了理科。

填報志愿時根本不知道自己考了多少分,只覺得化學考得好,最少可以讀安順大專班。當年只能填報三個學校三個專業。我大著膽子填報了北京大學、武漢大學和貴州大學的“化學系”。

等待錄取通知書的日子沒有半分焦慮和企盼。想的做的就是多找點學費和到外面看看。猜想會讀化學專業,于是到了建設中的赤天化;狠著心花了五塊八角錢買了平生第一雙黑皮鞋??赡苁巧虾.a的牛頭牌“三接頭”,第一次上腳的感覺很好。到現在,三接頭皮鞋是一生最愛。

得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我遠在二十公里外的縣茶場烘炒出口紅茶。父親用平和的語調打電話給我:“快回家。錄取通知書到了。貴州大學?!蔽抑牢茨苋缥以?,但書是得讀了。我不驚不喜地回到家時,幾乎所有的親友都喜笑顏開地等著我。錄取通知書標明:“外語系、英語專業”。

按錄取通知書的期限,我獨自帶著生活物品,穿著媽媽特意縫制的“滌卡”中山裝,坐在卡車貨廂上,如期到學校報到。當搭乘的運煤的解放牌卡車停在貴州大學禮堂旁后,目光徘徊在一溜標明某某系的接待桌前,并沒有尋覓到幾十次憑空想象的大學的樣子,完全沒有將大學的面貌與學校經過十年文革所受的摧殘聯系起來,還理所當然地認為大學的書卷氣應隨處洋溢。

一切都既不熟悉也不同想象。于是,陌生和遙遠,踟躇和渺小成為貴州大學給我的無言教導和啟示。陌生和遙遠,注定了我一生要走很長的路才能夠得著貴州大學的一片瓦;踟躇和渺小注定了我一生都在尋找真實的自己,求知與做人將成為終身苦旅。因為有了貴州大學在我與它見面的那一剎那給我的無言教導和啟示,我堅定地認為:我會在這里得到庇護,得到一生應該得到的厚愛和寬容。這也就使我四十年來從不輕言學校如何,也不草率地向世人表達我是如何的以貴州大學為榮,更不企圖從“貴州大學”四個字里夾雜自己的私貨。貴州大學在我的心中就是一盞燈,就是一床被、就是一間屋。我在,它就會給我光亮,給我溫暖和安寧。

進入大學后的日子是新鮮的。

上了外語系才知道中學的外語課是白費時間,從26個字母重新開始。除油印的“聽讀”教材和北京外國語學院統編的教材外,聽鋼絲錄音機學習標準倫敦口音是當時最高大上的課程。特別是因為陸丙安老師母親是法國人的緣故,得她教幾句法語被看作是在外語系的最高獎賞。許幼筠老師的俄式英語雖然不習慣,但響亮的顫音運用讓人受益匪淺。陳家法老師脆梆梆的口語特別有股男人氣概。每天晚飯后,男女同學站在外語系教學樓邊的路燈下背單詞,成為外語系的“集體走臺”,也是學校當時最亮眼的風景。

大學的第一個學期結束回到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拜望中學的老師。他們幾乎都問我一個同樣的問題:“以后你準備干什么?”學外語的,我能干什么?“中學優秀英語教師兼班主任”是最順理和實際的角色,我給自己定了位。

這下麻煩來了,我不愿是這種未來。語言就是一門工具,學習使用工具如同我砌磚墻熟能生巧,實在不愿意在建立世界觀和確立人生觀的寶貴的四年大學期間學習別人的一門語言。如果這樣還不如守著17方劑歌訣開個中藥鋪、當個坐堂醫師把脈問診。當1979年3月回到學校后,我立即不安生了,一門心思轉系。

現在想來,萌發轉系念頭就注定了自己是一個不會按習慣出牌的人,寧愿折騰自己也要按心儀遂愿。于是,孤身一人開始了艱難的轉系旅程。按當時的規定,大學里申請轉系必須是身體不適宜現在的專業,如過敏、色盲、肢體障礙等,而且只能理科轉文科,文科轉文科,文科不能轉理科。

大一第二學期開學的第一天,我就到教務處提出了從外語系轉到化學系的申請。為了證明我應該在化學系學習,徑直到化學系表達轉系的意愿,一口氣背出了門捷列夫化學元素周期表、所有已知元素的原子量、化學價和鹽與酸、鹽與堿、酸與堿及典型氧化還原反應的幾種情況,還就蛋白質、淀粉及纖維素等天然高分子化合物作為高分子材料替代合成橡膠的工業前景侃侃而談。但化學系的老師最后來了一句:“你應該轉到浙江大學去?!币粋€未來的高分子材料科學家就這樣夭折了。

轉到化學系的愿望破滅后,只有打文科幾個系的主意。我幾十次向教務處、學生處、中文系的請求沒有感動老師,眼看轉系成為一條看得見的死路。茍延殘喘中自己做出了“一個目標,兩條路徑”的計劃。目標是轉系成功;路徑一是不能逃外語系的課,要有好印象,要馬上開始到中文系聽課,要讓授課老師對自己有印象;二是公開表明“不讓轉系就退學”的決心。通過打聽,退學申請不但不會批準,而且會成為教務處、學生處工作沒有做好工作的過錯,他們要承擔責任。知道有這根“軟肋”后,我就天天到教務處早請示、晚匯報。當時,全校提出轉系的還有另外兩位:同是外語系的李元元和化學系的史開來,他們都是貴州大學的教師子女,他們的轉系申請因為我的出現被擱置。李元元的爺爺李淑元教授是全國第一流的元曲專家,李元元肯定得轉;史開來是色盲而父親是教授,他轉歷史系沒有障礙。三足鼎立,穿草鞋的與穿皮鞋的走一條道,形成了事實上的命運共同體。因可以理解的原因,中文系原來只接收一人,教務處為了解除我的“上訪”,提出了“要接收就必須兩個都要”的意見。事情的結果是皆大歡喜,都轉了。我與李元元從外語系的同學變成了中文系的同學,中文系七八級由110人增加為112人;他的學號是111;我的學號是112,?;仗?95。

“外來物種”總是被遺忘,但因為被遺忘,才會自由地生長。

1979年3月20日,中文系接納了我。韋明星輔導員對我講:“你是一個特例?!蔽业幕卮鸷芨阈Γ骸澳銈円婚_始就不喜歡我?!爆F在想起來覺得沒有說對。在中文系學習的三年半時間里,老師大都知道有一個是外語系“硬闖進來的”。2012年與徐達老師談到這段歷史,老先生居然知道。

正式作為中文系七八級的一員后,因為課程耽誤半年,我一直在追趕,努力盡快地成為“中文七八”。很快結識了同學,讓同學們對我有了些許的印象。主動地與大家交流,參與辦刊物,與大多數同學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大二時,因個別同學可能是為了更好地識別,不時以“外語系的”相稱,李德航一句“他本來就是中文系的嘛”讓我熱淚盈眶!李魯湃因是從貴陽市公安局考進來的,搭車便利,到貴陽幾乎每次都是他幫我攔車,每個學期都會叫我去他家里吃住五六次,與他的家人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劉志學經常失眠、頦發早白,當時市面的藥材不地道,他詢問哪里可以買到藥效好的熟地,我周末回家與家人炮制了夠用半年的劑量送給他。因為這件小事,畢業后他每次到興義都會來看望。李建新為了幫助我多有些錢買書,帶我到貴陽的郊區收購銀元賺點差價、和他一起在學校銷售“港衫”;劉永和時不時從家里帶些糕點讓我品嘗……以轉系進入中文系的特殊身份,能夠得到同學至今不變的認同、關心、掛念,是我最溫暖的回憶。

在大學期間,除了學生這個身份外,我還有“兼職”。

義務收件分發員。中文系的同學喜歡用文字表達存在感。表現是書信往來多、雜志訂得多。收發室的校工認識我,只要我從收發室門口過,他就喊:“你把你們班的東西拿回去?!睅状谓邮趾?,劉苗鑫就在班上宣布:“為了不丟失東西,以后班上的郵件、雜志就由你負責了。其他人不要亂拿?!边@項“兼職”雖然辛苦、有責任,但了解了一些班情。如來信中信封上的字最漂亮的是孫海濤的女朋友,每周一封,鋼筆字秀麗大方,體勢勁媚、骨力道健,一定是練過柳體的,信封永遠是純白色,落款永遠是“內詳”,到現在也不便求證是否是嫂夫人;李凡的匯款單來得最勤,而且有多個匯款人,金額也很可觀,典型的“窮養兒子富養女”例子;張家彥收到的不明就里的雜志、小報最多,但包裝都很差,經常破損;李建新的包裹最多,主要從香港寄來;寄給上海同學的包裹基本上標注有“易碎”,應該是“肉松”類;從各縣來的匯款很少超過15元的;徐之明的匯款額度較大,但“留言”每次標明還包括有他弟弟的;劉苗鑫的信件量最大,部隊的多,各種雜志、函件多。唯一一個從沒有信件的是李元元。在來的信中,居然經常出現“中文七八”寄給“中文七八”字樣,想必是班上同學之間“占山為王”的把戲。因為我小,既不管,也不外泄秘密,所以女同學對我都很好??梢宰院赖氖?,兼職三年沒有丟失一件郵品。

閱覽室管理員。大學四年,我當了三年的學校圖書館閱覽室管理員。出任這個差事的動因十分簡單:每月25元報酬(當時是很大的一筆錢)。對外講是義務的。得到這個崗位的過程證明善良和勤快是塊寶。1979年7月放暑假當天晚上,我稀里糊涂地像往常一樣到閱覽室看書,在二樓的樓梯轉角處看見一只受傷的貓爬在地上細聲地慘叫。我把貓抱起走到閱覽室門口時,管理閱覽室的老師正好拎著垃圾往外走:“放假了,不開。你抱著貓干哪樣?”簡單解釋后我說:“我幫你倒渣渣?!崩蠋熞汇叮骸澳氵@個同學心好嘛!”到9月份開學時,這位老師問我:“來招呼閱覽室不?25塊錢一個月?”我一個勁地點頭并接過鑰匙。這一接就成了“貓貓抓糍粑——脫不了爪爪”。條件是:周一至周五每晚七點半到十點開放;十點后歸順報刊雜志和椅子板凳、打掃衛生。閱覽室的工作很輕松,可以優先看所有的報刊雜志,還經常為單相思者做好事。如班上有男同學中意其它系的女生,而該女生又是閱覽室的??蜁r,我的任務就來了:將該女生旁邊或者對面的位置以“有人”名義或堆放東西留下來,為同學制造一個張生與崔鶯鶯的劇情。數學系一位個子高挑面容姣好經常一身全黑衣褲被冠名“冷酷”的女生是眾多男生“圍獵”的對象。班上同學中“神仙俠侶”式的諶貽鼎與周啟榮的頭幾次嚴肅面商都得益我的暗中關節。此項服務也為其他系的提供。不過,男同學主動的一般沒戲,女同學主動成功率就高得多。

享受教師待遇的學生。大學四年,我在學生宿舍住的總日子不到二分之一。當時,隨著政治形勢的轉變和平反昭雪、落實政策,許多老師陸續調離,教師住房緊張的狀況稍有緩解,新修了學生宿舍“白樓”,原來被改造成教師宿舍或者教室的房屋騰空了。1979年4月,經老師介紹,我從學生宿舍搬到了化學系俞征老師在音樂樓的原宿舍。這棟兩層小樓共17個房間,除了樓梯口一間在1980年為姜澄清老師辦的有鄧健、鮑賢倫、熊洪斌等參加的書法班教室外,樓上只有我,樓下只住了另一位單身男老師。48平方米住我一個人,屬于“大戶人家”,而且水電、桌椅、床凳、鍋灶齊全。這間房子給我的自豪感和滿足感,是后來讀了李密的《陳情表》“過蒙拔擢,寵命優渥”,才有了對“優渥”的深刻體會。我的這間“豪宅”成為班上十余位同學“打牙祭”的公共食堂和嚴為禮展示以火鍋為主的烹調技藝的處所;成為李建新向外語系日語班女同學講解唐詩宋詞、彭純基輔導她們古漢語的輔導站;成為劉苗鑫與張真兩個不同系不同級的男女班長交流工作的辦公室;成為張家彥會見啞默等社會詩人的接待站;成為伍新民與貴陽師院中文系穆同學徹夜暢談的密室;成為歷史系王江平等幾個系十多位文學愛好者關于朦朧詩的交流站。1981年3月,我又搬到位于靠朝陽村邊的原民族研究所改為教師宿舍歷史系康老師騰出的空房,與胡日佳老師成為鄰居。其實,我在班上一直有宿舍。中文系七八級男生集體搬進“白樓”后,我與彭純基、謝仁明、張曉強、付建平、李勇、黃健勇、吳衛東(先是王志)“同房”,房號403。房間的個人壁柜堆放換季衣物和暫時不用的書籍、雜物,我也時不時回403住幾天或者一兩月??傊?,是“政策開放,一邊一趟”,比較自由。大多數同學不知道我有“側室”。

有福氣的傾聽者。住在音樂樓的“豪宅”期間,我見識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進入了一個全新的專業,并一直影響至今。1979年11月的一個中午,我正在上樓時,一個北京口音在身后響起:“同學,您會修電燈嗎?”扭頭一看,一位戴著無框純圓水晶鏡片玳瑁鏡腿鼻托的深度近視眼鏡、禿頂、穿著一件洗得發白藍色中山裝、戴著一付白布袖套、身材稍高、皮膚白凈的老人用求助的眼神看著我。我當即把老化斷了的電線接上。見燈泡只有25瓦,我回寢室拿了一個60瓦的換上。第二天中午,他在樓梯口對我說:“您下午別打飯了。到我房間吃?!毕挛缥胰缂s敲開了門。眼前的景象是:矮小的方桌擺著一小缽稀飯、四根油條、三個饅頭、一碟霉豆腐、三個小碗、三雙筷子、兩張小凳子。

他看出了我的詫異,隨即慢慢地告訴我他是誰。他叫雷章敏,清代宮廷延綿228年共八代建筑匠師家族“樣式雷”第十代后人。他的家族自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年到宣統三年(1911年)是清代工部下轄的營繕司欽工處樣式房掌案,承擔了所有的皇家宮殿、園囿、陵寢以及衙署、廟宇等設計和修建工程?!皹邮椒俊钡恼瓢割^目人都是雷家人擔任。中國營造學社創始人、建筑學家朱啟鈐先生評價:“樣式房一業,終清之事,最有聲于匠家亦自金玉始?!睆目滴跞哪辏?695年)重建太和殿到今天,建筑界尊稱這個家族為“樣式雷”。泰陵、西陵、東陵、北京故宮、承德避暑山莊、天壇、暢春園、綺春園、長春園、圓明園、頤和園、三海工程、攝政王府、正陽門等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皇室建筑的設計施工都出自這個家族。家族和個人興衰與國運、時世同步。災難性的衰敗是第七代雷廷昌主持、墊資白銀三千萬兩修建頤和園和慈禧太后六旬萬壽盛典工程后內務府正準備付款當口,甲午海戰大清帝國戰敗。按照《馬關條約》要“賠償”日本軍費白銀兩億三千萬兩,比議和時增加了三千萬兩。戶部沒有這筆增加的預算,只能將內務府擬支付雷家的款項挪作賠款。雷家厘毫未獲,只能坐吃山空。家族從此一蹶不振,迅速走入衰敗。1936年前后家族的生活來源主要是賣“燙樣”(立體建筑模型)和“畫樣”以及位于北京西城區海淀、南鑼鼓巷的院子。到1967年,賣掉了100余座大宅院,只保留了3座。

雷章敏出生于1921年。從小在日本人辦的學校讀書,1940年后在日本人的商社當翻譯。1945后在教育部國民教育司設在北平的機構編輯中學教材。1950年作為留用人員在教育出版社編輯中學教材直到1969年6月下放到教育部在安徽鳳陽的“五七”干校。1972年2月從“五七”干校分配到貴州鋁廠子弟學校,半年后調到貴州大學印刷廠當校對工。他從1972年離開北京就沒有回去過,兒女也沒來探望過。家里只有老伴和一個患有風濕性心臟病的小女兒,另5個子女分別在陜西、山西、內蒙知青,在貴州大學工作七年沒有與任何人來往,只認識印刷廠的工友,每次吃飯都要把老伴的碗筷擺上。

雷章敏出生于建筑世家,但沒有從事過建筑業。他絕頂聰明,在家族的熏陶下,諳熟宮廷建筑《則例》,熟知家族228年的掌案過程,熟識古建筑的型制和構件之間穿鑿附會的訣竅。他是第十代唯一會“燙樣”基本技藝的。1940年前后,家里為解決衣食之需往外賣“燙樣”時,在父親指導下也將草紙板依臺基瓦頂、柱枋門窗、床榻桌椅、屏風紗櫥熱壓成百分之一的比例制作“燙樣”出售以為家用。因有此技藝,在貴州大學期間,學校印刷的較重要的書籍、教材都是他設計打版、裱糊裝訂。我帶他到甲秀樓、文昌閣、弘福寺、華家大院、青巖萬壽宮等參觀時,每一根柱枋、椽檁、栿脊和斗栱、礎梁都成為他向我傳授知識的教材。特別是對文昌閣三層三檐九角不等角攢尖頂、頂層金柱用過梁承托,檐柱延余下穿作下層金柱的建筑結構原理和要點進行詳細講解,讓我第一次對古建筑有了認識。他近一年的“講課”“模范、榜樣、規矩、準繩、陶冶、情操”等從工匠行業升華出的詞語在我以后的表達中具備了神圣和崇敬的內涵,對自己做人做事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若天假歲月與機緣,我一定做一名有設計思想的哲匠——匠人。

多位老師的門生。貴州大學的綜合性質讓我有幸拜見了中文系以外的許多老師并成為師徒關系。哲學系曹鵬老師既是冬泳伙伴又是師傅,教我如何如何理解《資本論》的要義,他的“平等是真正的不平等,只有真正的不平等才會實現真正的平等,真正的平等體現了平等的不平等……”繞口令式的政治經濟學思維表達方式讓我終身忘不了;歷史系王新邦老師每周二下午給我講魏晉南北朝史,講述他大學畢業后在昆明在晴隆任美軍少校翻譯的經歷;歷史系侯紹莊老師對我講郭沫若1927—1937年在日本一心鉆研甲骨文時為一個“祖”字的考證搜腸刮肚的故事,以及郭沫若用了一句四川人的下流話解決了羅振玉都沒有回答得了的生殖崇拜與詞源關系的問題;化學系俞征老師將他于1956年寫滿了眉批的《列寧主義問題》作為禮物送給我;中文系胡日佳老師在外國文學課程之外向我推薦西方小說作家和書目;哲學系趙森林老師用一周時間給我惡補歐洲哲學,教我如何駁斥關于西方民主自由博愛的哲學句式“你們不是要自由嗎?不是要像小鳥在天空的自由嗎?可以的!但不要忘記,小鳥在天空的自由事實上是從一棵樹到另一棵樹的自由!這個自由還不自由嗎?你要嗎?給你就是了!”他講到高潮興奮到極點,就把眼鏡往桌上一丟、兩眼鼓圓、嘴角堆滿唾沫的樣子,直到今天仍在我眼前呈現;中文系曲沐老師從大三開始每周給我講兩個小時的《三國演義》;中文系陳漢杰老師用山西人特有的大嗓門教我使用《語音調查表》,指導我在大三時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個學術性成果《開陽方言》;中文系高榮盛老師指導我完成了《毛澤東詩詞考證與欣賞》并作為選修他的課的必讀參考資料;外語系陸丙安老師在我轉系后還提醒我“發音一定不要亂開嗓子,不要用普通話的發音習慣讀英語”,到現在不經意讀外國人名時會讓懂幾句英語的人睜大眼睛看著我;哲學系沈昭華老師對我關懷至極,大學四年與他一起不間斷每天上午六點半游泳,在他成家前天天見面,只要我沒有上課,他到任何老師處都帶著我長見識,鼓勵我思想不要受束縛,是他影響了我對世界的判斷、對人生的思考,教會了我思辨和篤行。

足球運動組織者。四十年前的我們對體育的熱情不比今天追捧網紅和小鮮肉的遜色。滿地是礫石沒有草的足球場特別好展示男生的風采。本班組建了兩支足球隊,我體力好、速度快,司二隊的前衛,但健將級別太多,經常只有10分鐘上場機會。因集體榮譽感強,主動張羅遞水、計時,參與評判得失,沒多久就成為兩個足球隊長須臾不離的助手。時間一長,每次班上、系里、學校組織的比賽都會要我參加。最輝煌的,一是組織每周一次的各系“小炒杯”比賽——負方湊錢請勝方吃小炒肉;二是在大四組織了全校七八級各個系的“畢業杯”,被委任為“貴州大學七八級足球畢業杯比賽秘書長”。不但沒有報酬,還不能參加踢球,負責制定規則、安排場次。每場比賽要將球網掛好、球打足氣、作好記錄。實在要感謝同學們:為我十五年后任體育局局長打下了基礎,訓練了業務。

貴州大學中文系七八級112位同學四十年的交往,在我已近晚年的生命中已超出了新知舊雨的友情,具有一種固有文化并不因時代和歲月的嬗變與更迭而迷失的相互尋覓、互為鼓勵的精神與氣息?!胺e學以儲寶,酌理以富才,研閱以窮照,馴致以懌辭”成為共同的志向和謀布自己人生的大端。特別是因一九七八年那個特殊的時代節點及隨之相處的四年求學,在劇變的現實生活中,我們的志節因得以固守帶來對生存的肯定,從而激發了交往雙方精神上的歡愉和互為氣類的心靈共鳴。這就是我們中文七八的共同心跡和實情。

四十年的紀念如何依憑?作為一段歷史的過往人,紀念歷史應該是一種相似共通的氣節與品格。雖不求成人完美、賢人君子,但做人的坦蕩和剛毅、知遇和敬畏、銘恩與感懷是應當的?!疤幨繖M議”這一名士的習慣在中文系學子身上應有銘刻;回首與同學相識四十年的人生,除了需要相濡以沫之情,更求舒心雅致之誼。

我們四十年來與國家同步前行,見證了同學藉各式各態以顯見責任與良心于社會各業,或傳廟堂之高歌、或揚民眾之疾聲、或諫良策于當局、或應群言倡大德、或憑修為踐知行,皆承繼擔當立世宗旨之品行。諸多同學更承天降大任,繼往立言立德而經年不輟,人心文章載民載商,農工學仕關注有加,文史科教張揚不絕,奇聞逸事飄灑街巷,引領時風始為大要,鮮衣怒馬于社會各界。

回顧四十年前的大學四年,要說的話很多,雖情可纏山繞水,但言終有一竭。余何以得當年授業解惑諸先生、俠義爽情諸同學厚愛?何以雖居偏隅,仍受同學情深似海之關切?獨慎猛悟,孔夫子曾曰:“吾少也賤,故多能鄙事?!比灰?。望同學繼續仁心慈懷,共頌“師恩醇似酒,窗誼美如詩”之歌訣,再予余萬倍關照,余定當遺餐繼燭效命如衣食父母之師尊、如哥如弟如姐之硯席。

愿在萬峰林再聆諸位先生、同學高談闊論。

頓首!


作者:曹靜秋

轉載說明:本網所刊登的中國黔西南網及《黔西南日報》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黔西南日報社中國黔西南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歡迎廣大網友向我們提供新聞稿件,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本網站轉載稿件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聯系電話:0859—3121811。

網友跟帖
昵稱:匿名發表|人參與|0人跟帖
請文明發言,您還可以輸入140發表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最火可以兑换现金麻将 蓝月亮一码中特 山东11选5在线购买 七星彩全部历史记录 bg视讯厅介绍 天津11选5号码推荐 二分彩定位胆规律 绝地求生更新新地图 湖南幸运赛车app 山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 澳洲幸运10官方开奖网站 排列5交集免费缩水 上海快三遗漏二码遗漏 云南时时彩票 p3试机号走势图一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1位 足彩半全场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