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   >   正文

草房——瓦房——洋房

—— 農民劉繼光的致富路

發布時間: 2018-08-23   來源: 黔西南日報   我有話說(0人參與)A-A+


  劉繼光(左)在向本文作者(右)介紹情況

  端午節后的一個下午,忘年之交小夏約我到安龍縣普坪鎮的煙燈山上摘李子,結識了這個10畝果園的主人劉繼光,一位72歲的陽光老人,身魁體朗,音宏氣壯。

  “他是30年前的萬元戶!”小夏曾在這個鎮派出所當過3年所長,老劉既是鎮里“先富起來的人”,又是所里特聘的行風監督員,他們非常熟悉。

  “他能干得很,養豬養牛是專家,種地種田是能手,發財致富點子多?!毙∠牟煌5攸c贊,讓老劉害臊起來,說“別夸了,好漢不提當年勇?!?

  “他是農村改革開放、發展經濟的代表人物,值得你寫一寫?!币驗樾∠淖x過我寫的許多文章,希望我宣傳一下家鄉這位帶頭致富的農民朋友,我想,現在全國正在總結改革開放40周年的經驗,宣傳40年來帶頭致富的能人,說不定在這摘李子的過程中,還能發現一位典型人物呢。

  之后,我與劉繼光有了三次長談和多次電話交流,并翻閱了他的獎狀、榮譽證書、安龍縣人大代表和安龍縣人民法院陪審員任命書、稅法知識學習合格證和一沓歷年完稅稅據,閱讀了貴州省人大常委會編寫的《人大代表風采錄》中有關他的業績,還參觀了他的兩棟瓦房一棟平房和一棟屹立在普坪街上的五層樓洋房,對老劉有了比較全面的了解。

  堅定不移的信念

  劉繼光和他的愛人王清蘭同屬安龍中學“老三屆”的回鄉知青,1969年6月回到老家海廠村與65歲的母親梁玉珍相依度日。同年冬月初三,母親和親友張羅著為他倆辦了簡單的婚禮。之后,老少三口為了糊口全身心投入田間地頭“搶工分”的日子。小夫妻倆滿勤出工,拼命出力,苦活重活搶著干,是生產隊有名的強勞力,每天10分9分包拿。母親手巧心細,能做副食品加工,縫縫補補,瓜瓜菜菜,小日子還算過得去。

  1970年,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入了“跑步大聯合”階段,全國的“四類分子”統統被下放到偏僻的旮旯,新婚燕爾的劉繼光夫妻也于4月14日隨“地主分子”的母親一齊被遣送到普坪一個叫廷必的大山溝,這里的一個廢棄瓦窯旁的破舊草房成了他們安身立命的家,在群眾的監督下接受勞動改造。

  “老媽,不要難過,別人能活,我們也能活,憑我們的勞力,不會讓你老餓倒冷倒?!狈蚱迋z安慰著母親。風里雨里,他們不讓母親出工,好飯好菜讓母親先吃。在這茅草屋里,劉繼光一次次地默誦著北宋落難的宰相呂蒙正《寒窯賦》中的警句:“人生在世,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文章蓋世,孔子厄于陳邦;武略超群,太公釣于渭水……有先貧而后富,有老壯而少衰?!壁ぺぶ?,他堅信:“心若不欺,必然揚眉吐氣?!?

  劉繼光雖然是一個地主子女,但從小沐浴在共產主義的陽光下,小學,他是一名優秀的少先隊隊員,中學,他是一名三好學生,在生產隊,他被列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自記事起,他就唱著、追求著、實踐著“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的信念。

  養牛挖到“第一桶金”

  俗話說,吃過黃蓮的人才懂得蜜糖的甜味,受過冷凍的人方覺半衣半縷的溫暖。

  劉繼光31歲的生日是在舉國上下歡慶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會議的氣氛中度過的,此時,母親得以落實政策,他也已成了四個子女的父親。他們老少三代七口于1979年初夏從廷必村搬到普坪鎮邊的海廠村煙燈組,從此,在改革開放政策的陽光下,翻開了生產生活的新篇章。

  第一件事,是劉繼光自己動手,建了一幢三間草房和一間簡易的牛(豬)圈。老媽笑道:“這才像個家嘛!”孩子樂了,走兩華里路程就可以進入鎮上的小學。

  劉繼光夫婦盤算著:養一頭牛,養一頭母豬,養一窩雞,盤好自留地里的蔬菜……這些大膽發展小家庭經濟的打算,源于當時的政治大氣候。當時廣播、報紙大肆宣傳“貧窮不是社會主義”“勞動致富光榮”,鼓勵農民千方百計擺脫貧困;各地人民公社計劃著“培養咱們村的萬元戶”,全國上下熱氣騰騰。兩個“老三屆”心花怒放,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當時劉繼光在筆記本上寫下這樣的文字:“從現在起,黨的工作重心從抓階級的斗爭轉到抓發展經濟;安徽省鳳陽縣小崗村土地承包責任制為中國農民指引了脫貧致富的方向;發展社會主義經濟的總設計師鄧小平的名言:不堅持共產黨領導,不走社會主義道路,不搞改革開放,死路一條!”

  改革開放相關政策的施行,讓從小就聰明機靈,敢想敢干的劉繼光如魚得水,躊躇滿志,他夢想著成為普坪鎮第一個“萬元戶”??刹灰】?980年代的“萬元戶”??!有專家測算過,當時的一萬元相當于現在的213萬元??!了不得嘞。

  劉繼光的父母當年在總科村就是靠開碾房、開油榨坊,養牛喂豬發家的,應該說他骨子里與生俱來就有這種創業的基因,只不過一直沒有用武之地罷了。

  1980年冬,劉繼光東拼西湊了90元,在鄰村買了一頭瘦骨嶙峋的兩歲牛犢。當時有人說他“百分之百上當”,有人說他“吃酒醉了”。殊不知他成竹在胸,憑他十來年積累的經驗,確認這頭牛沒有什么毛病,只是主人不善喂養,僅滿足“還在,還吃,還睡”的低標準。他將牛牽回來后,按照母親傳授的“夏涼、冬暖、廄干、料好、料足”的養牛十字經,精心呵護。待牛起膘之后,他倆口子就對牛進行“耕訓”,每天清晨老婆在前頭牽引,他在后面掌犁,不時揮鞭導左呼右,“呸”聲不斷,行停有序。晚上,為辛苦了一天的牛加餐——一盆加鹽飼料。如此半個多月,牛大變,趕集日拉到牛市上賣了個好價錢。懷揣一沓錢回家,兩口子樂不可支。

  不到20天功夫就賺了200多元,這可是當時一個鎮長、書記四個月的工資??!這“第一桶金”讓他思想開了竅:無農不穩,無工不富,無商不活。

  摸索到了經驗,嘗到了甜頭,隨著市場的活躍,劉繼光買賣牛的生意越做越活,從一次賣一頭發展到賣兩頭、三頭、四頭。有時當天買當天賣都能賺錢,越做越大?!澳莾赡?,我四個牛圈沒有空過,有時關了20頭!”劉繼光無比自信地說。

  話投機了,劉繼光按捺不住成功的喜悅,便一五一十地向我兜了底。隨著市場開放搞活,他不滿足于養牛賣牛了,還養了十幾頭豬,實行“肥、瘦、小”三步遞換的飼養法,即賣肥的,催瘦的(喂好飼料的意思),買小的?!懊Π?!我倆口子哪天都忙得兩頭黑?!崩蟿⑷缡钦f。的確,天上不會掉餡餅,吃得苦中苦方成富中人嘛。

  1983年初,劉繼光將“三滴水”的茅草房變成了大三干(間)的兩層樓瓦房,一家七口在新房子過了一個吉祥歡樂的

  春節,他帶頭舉杯朝天,發自內心地說:“感謝共產黨!感謝改革開放!感謝鄧小平!”敬酒三杯。

  當年他家大門上的春聯是這樣寫的:

  上聯:新房子美日子,改革開放好路子

  下聯:養豬好養牛好,耕田買賣百樣好

  橫批:民富國強

  榨油成為“納稅大戶”

  在交流的過程中,劉繼光言必有“我媽說”,看得出他對老母親非常孝順,或者說非?!绊樞ⅰ?,因為老家有一句話,說“百孝順為先”。

  “我媽說,搞生產,過日子,應該吃著碗里,看著鍋里,想著籮里(指裝糧食的囤籮)?!崩蟿⒁砸环N信仰的口吻說道。

  “我媽還說,干飯稀飯,各有各的搞干?!?

  劉母對子女這些樸實的訓誡,詮釋了“未雨綢繆”“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等古訓,讓劉繼光一生受益匪淺。

  當劉繼光通過養牛喂豬財源滾滾的時候,他母親不斷用上述道理訓導于他,使他不時看到“鍋里”,也想到“籮里”。發財的機會總是留給這些善思善任的人,否則怎么說“干飯稀飯,各有各的搞干”呢?

  1983年初春,當他獲得鄰縣興仁縣巴鈴鎮正在大面積種植油菜的信息之后,馬上嗅到了商機——到那里榨油,隨即約上三個志同道合的伙伴前往考察。經過對油菜籽產量、質量、投資、設備、加工、市場及利潤等要素的詳細分析,他們一致認為:干得!

  他們4人籌資一筆“巨款”,在興仁巴鈴建廠房,招工人,及時從四川購回兩臺先進的電動榨油機,并與興仁縣油脂公司簽訂了加工合同。

  很快,兩臺榨油機嘩啦啦啟動了,油源源不斷涌出來,財源不斷涌進來!

  按常規,油菜籽的出油率最多為28%。劉繼光凡事總愛動腦筋,做出超出常人之決定和行為。

  1948年,劉繼光的父母在總科村開有一座水碾坊和一土榨油坊,他母親是個精細的“管家婆”,對如何多出油,摸索出“少撒點,炒透點,接準點、再熬點”的“四點”榨油經。劉繼光正好將之發揚光大,出油率可達29—30%,每百斤菜籽多出一斤油就是增收0.48元,一天榨8000多斤菜籽,能增收多少錢,一算便知。許多人豎起大拇指點贊:劉繼光,厲害!

  在巴鈴榨油五年,到底賺了多少錢,劉繼光不愿細說,但有他在巴鈴獲得的“納稅大戶”稱號作證,有1985年煙燈組山下那兩棟一樓一底的六間大瓦房作證。造第二棟房子也彰顯了劉繼光的聰明才干,在亂石中,他用“愚公移山”的精神,自己放炮開石,所開之石,大的砌墻,中的燒石灰,小的打沙,一棟房子的石材全是“自產自用”,從而大大降低了造房成本,這是題外之話。

  煉金賺得盆滿缽滿

  老家有句名諺:順風不用幾繞片(船槳)。

  劉繼光所乘之“風”,當然是黨中央“改革開放”這宏大的東風,也有他一家人和睦之家風,還有他老實做事、誠信做人之德風。

  在興仁巴鈴榨油時期,在一來二往中,用油大戶“×××地質大隊”一位地質工程師兼采購員看中了劉繼光的能干和品德,并與他交上了朋友。經這位朋友指點迷津,劉繼光和他的3位鐵桿伙伴轉讓了“榨油廠”,將所得的大部資金投入離家10多公里的戈塘開金礦,這樣既能照顧母親又能管好責任田,還能煉金?!案晏?,在安龍算個前衛的地方,早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國家地質隊就在那里發現了石油、黃金和銻等礦藏。1997年之后,國家黃金局在戈塘正式開采、冶煉黃金?!保ㄟ@段文字引自筆者撰寫的《清風入戈塘》一文,貴州日報2003年8月15日刊發)

  從時間節點來看,劉繼光到戈塘搭“巴地龍”(簡易牛毛毯房)開始挖“雞窩礦”是1988年5月,先于國家黃金局在戈塘冶金九年。此時的戈塘遍地開礦井,有的煉銻,民間調侃“發銻風”;有的煉金,民間稱為“做金夢”。

  這煉金之事印證了劉母的那句話:“干飯稀飯,各有各的搞干?!庇械耐稒C分子,無證開采,不久就被封了;有的盲目分子,不進行科學勘探,靠燒香拜佛,亂挖亂煉,結果是“打了水漂”;有的社會混混,想不勞而獲,欺行霸市,后來“犯了事”。行規中矩的劉繼光,一切按規矩出牌,從普坪公社——安龍縣——黔西南州——貴州省,各級土管部門、工業局、地礦局、黃金局、稅務局、工商局等管理部門他跑了個遍,所有“巴巴”(公章)全部蓋好,手續一應俱全,打出“貴州省安龍縣二龍金礦浸泡車間”的牌子,招工百多名,于1988年10月1日鳴炮開業,點火煉金。在這個企業,劉繼光是大股東。那時金價高,市場俏,第一年就收回成本,煉金七年,他賺了個盆滿缽滿。

  先富不忘眾鄉親

  1996年4月,安龍縣普坪鎮已被列入貴州省100個小城鎮示范規劃,當地政府完善了小城鎮建設發展規劃:鎮中心的幾千畝土地被確定為“資本置換”的商品用地,千百年的茅草屋、石墻木柱瓦房,雨天一路水、晴天一溝泥的“水泥路”,以及“屁股大”的農貿市場將結束歷史使命,取而代之的將是寬闊的林蔭柏油大道,大道兩側將建鱗次櫛比的樓房、商店和新的

  農工商公司,有的農民將變成公司股東,有的農民將變成新城鎮的居民。

  當政府將這個美好的示意圖展示在村民們眼前時,人們為之振奮:“喲,說了幾十年的縮小城鄉差別,馬上就要變成現實了!”

  當政府標榜出“拍賣土地”(即資本置換的一種方法)的告示后,看的人多,問的人多,一周過去無人問津,沒有誰敢做這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個也不敢出手。面對這個這個僵局,鎮領導把眼光盯住了劉繼光,因為他有經濟實力,有發展眼光,有政策水平,有家庭后盾(此時他大兒子已經在鎮醫院當院長,二兒子已是私家客車老板,大女兒已經開始打工掙錢,二女兒在警察學校學習)。

  “劉伯,”鎮領導禮貌地稱呼他,“你就帶這個頭把鎮中心那塊土地認購了吧?!眲⒗^光召集家庭會議合議后,形成了共識:支持改革,支持政府,就當這個“帶頭羊”吧。

  2009年7月5日上午10點,在普坪鎮人山人海的廣場上,鎮中心第一批土地在此競標拍賣,位于鎮中心的新光街一塊110m2的土地從15萬元的競拍起價,升到16萬、17萬時,氛圍熱烈,舉牌者爭先恐后。到了18萬時,靜默片刻后,有人報價“22萬”,算是最高一標了,組織人提鑼高問:“22萬,22萬,還有沒有?”場上再次出現一段時間的冷場,正當組織人抬錘將鳴鑼時,場上爆出一句宏亮的聲音:“23萬,我要!”

  大伙把目光“唰”地一下聚焦到劉繼光身上,場上頓時出現一陣騷動。

  “哐——”的一聲鑼響,組織者宣布:“23萬成交!劉繼光奪標!”場上又是一片嘩然。

  有了這個“帶頭羊”,后面的土地像成熟的果實,很快“落地”。書記鎮長高興地握著劉繼光的手:“劉伯,你帶了個好頭??!”

  不到一年,普坪鎮這塊沉睡了千百年的土地蘇醒了,這鎮中心升起了有史以來的第一座5層高樓,白色磚墻,藍玻璃窗、琉璃瓦,好不氣派。一樓開起了普坪第一家嬰兒浴室,樓主就是劉繼光。

  劉繼光告訴筆者,第二年,普坪鎮上同面積的一塊土地,區位還屬第二第三等,拍到40萬元。當他兒子責怪他“應該多買一塊”時,老太君又發話了:“好吃的飯,一個吃碗把嘛?!贝藭r,鎮上四條新大街已具規模,商店、酒樓、音樂廳、肯德基等現代商業符號已在此先后開業,劉繼光等一批先富起來的人引領了普坪鎮的時尚。

  劉繼光是改革開放四十年來,安龍縣農村脫貧致富的一個典型,或是一個縮影。

  劉繼光不是那種“吃飽了不會擱碗”的人,他認為一花開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眾人發財大家富才好,于是,他將自己的致富經驗傳授給那些吃苦耐勞而又愛動腦筋想致富的人,讓他們跟富、獲富。

  劉繼光不是那種“端起碗吃肉,放下筷罵娘”的人,他一慣擁護共產黨,真心跟隨共產黨。鎮黨委在“先富起來的人”中發展共產黨員,劉繼光首當其沖,62歲的他如愿以償。入黨宣誓時,他舉著手,噙著淚:“我自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當年,他被選為鎮人大代表,被選為他所屬的海廠村的村委會主任,之后連任三屆,成績多多,獲獎也多多。德高望重的他,2008年卸任后,被縣人大常委會任命為人民陪審員,并被選為縣人大代表。

  今年72歲的共產黨員劉繼光還在忙碌著,為社會忙,為鄉親們忙,為村民們共同奔向小康而忙。

  筆者已經想好,2019年春節為劉繼光寫一副春聯:

  上聯:種田養殖榨油開金礦 堪稱能工巧匠

  下聯:天時地利人和家業旺 當歌改革開放

  橫批:勤勞致富 


作者:傅汝吉

轉載說明:本網所刊登的中國黔西南網及《黔西南日報》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黔西南日報社中國黔西南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引用、復制、轉載。歡迎廣大網友向我們提供新聞稿件,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免責聲明:本網站轉載稿件內容來源于互聯網,如果侵犯了原作者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聯系電話:0859—3121811。

網友跟帖
昵稱:匿名發表|人參與|0人跟帖
請文明發言,您還可以輸入140發表
小提示:您要為您發表的言論后果負責,請各位遵守法紀注意語言文明。
最火可以兑换现金麻将 亿客隆彩票平台官网 越南河内五分彩开奖查询APP ag真人接口mg接口api 四川时时彩在线 双色球100期走势表 怎么去og视讯 内蒙古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69 绝地求生国际服怎么进 湖南幸运赛车有哪些玩法 山西快乐十分钟官网 im电竞足球假不假 河内五分彩正规吗 福利彩票云南快乐十分 mg现金游戏 河内五分彩稳赚方法技巧